成年后博主喵的絮絮叨叨

突然想写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下笔。博主几个月前成年了,其实生日的那天并没有多激动,当时还在忙于打理刚刚建成的博客。成年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可以自由进出网吧等场所和多了一份法律责任。但是在家中似乎大人们对待我的态度都慢慢的不同了。这里说“大人”这个词可能有点牵强,毕竟我也18了。

于是还是像平常一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这学期也过了大半了。我即将迎来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不过似乎我目前的成绩不是特别乐观,但是实际上自己却一点都不担心。上高中以后我变得懒了很多,学习也不如曾经努力了。不过时间的缩短也迫使我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我想去参加单招考试(专科学校单独招生考试),但是我一直是那种自认为“我可以有更好的未来”的人,当然并不是说我对专科的否认,而是我想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或者说一个更好的平台。

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最近心情有点复杂,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只好用“复杂”来概括了。也许是因为我正在看夏目漱石的《心》受到感染了吧,自己似乎多了几份冷静,比平时更容易陷入自己的思考空间。我从《心》和《我是猫》读出了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虽然都是以第三方视角来主要描写,比如《我是猫》中,夏目漱石用一只猫的视角来描写猫的主人的生活,《心》中则是主要以“我”的视角来描写“老师”,《心》和《我是猫》虽然都是含有批判讽刺意味的作品,但是《心》却被一种悲凉的情感贯穿着全篇。这或许也是夏目漱石的写作魅力所在吧?

说了这么多还是要回归主题了,我的父亲似乎已经不在意我的成绩不好的问题了,也许是接受了吧?他开始给我讲人生道理之类的话,还有他曾经的故事。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父亲给我说这么多,信息量大得我必须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消化掉。说实话,其实父亲给我说这些道理的时候我是满不在意的,但是过后仔细想想还是自己把生活看得太简单。

前几天在外面看见了一个小学1年级同学的奶奶,不过她应该已经不认识我了,我比较擅长陈述性记忆,很小的时候的一些情景至今都还能记得。这位同学的奶奶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有一回放学的时候下起了大暴雨,老师怕出危险就没有让我们直接离开学校,而是通知家长来接孩子。(我在小学一年级就开始自己上下学了,很多同学也是),但是我的母上却一直没有来,于是那位同学的奶奶来接她的时候,从我口中得知我们家离得近之后就带我一起坐公交车回家了,下车后让我和我同学一左一右贴在她身上,她撑着伞带我们往家走。这位老人给我留下了和蔼亲切的印象。后来,学校和另一所小学合并了,大多数同学都去了那个新学校,而我因为父母的原因去了一所更好的小学,我和那位同学就一直没有见过了,不知道他们家是不是搬走了。我再次看见她奶奶的时候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苍老了很多,正当我还在感叹时间的时候我发现了她手里的垃圾袋,她正在把地上的瓶子往袋子里装。我告诉自己快要迟到了,于是匆忙的从她身边走过,当然我自己能感觉到“迟到”只是说辞罢了,我的内心有些许不安,然后叹了口气。不过我到现在都没能理解到自己叹那口气是什么意思。

我自己问自己“喵康的标准是什么?”,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住,就是喵康了吗?或许还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老人们,他们不忍心再给已经被生活折磨得精疲力尽的孩子添加负担,他们在街上走着会顺手把掉在地上的塑料瓶捡回家拿去买,或者有时候专门去拾荒,换点钱。可以说大多数老年人们他们的一生都是从苦日子里走过来的,除非是家境特别好或者自己是喵关单位的人员。他们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为生计而发愁,现在他们老了,很多人也儿孙满堂了,但他们仍然在为生计而发愁,只能说是不至于说像曾经一样没饭吃。在这里我不想说太多,也不敢说太多。因为我似乎说过要做一个好孩子(好吧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学医救不了喵喵人”这句话放在曾经很合适,放在现在同样也很合适。

如果大佬们喜欢并且愿意的话可以请我喝杯咖啡喵~ 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点击文章末的打赏按钮!